辽金东北大战女真人如何在契丹强权下逆势崛起
栏目:产品展示 发布时间:2019-04-21 13:49

  从潢水(辽河)流域上游崛起的契丹人,开创了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建制立国的先河,真正做到了与南方的宋王朝南北并立。契丹人的崛起标志着中国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的气运开始从北方转向东北。不过,但契丹人在大辽帝国光辉岁月中醉生梦死之际,一支更具潜力的东北力量开始在白山黑水之中崛起,并对中国历史的走向产生了难以估计的重要影响。女真,这个以渔猎为主业的民族是如何在契丹的强权统治下取得生存空间呢?《金史·世纪》记载了早期完颜氏部落的风俗:“黑水旧俗无室庐,负山坎地,梁木其上,覆以土,夏则出,随水草以居,冬则入处其中,迁徙不常。”这说明,早期的完颜部人女真人半穴居,“随水草”,过着渔猎游牧生活。完颜部女真迈出决定性战略意义的一步发生在完颜绥可时代。完颜绥可从长白山北麓与牡丹江上游向北翻越凤凰山迁徙到安出虎水一带(今天哈尔滨阿什哈河附近的五常、阿城一带)。从此开始定居,筑房屋,“耕垦树艺”,从事农耕。安出虎水是松花江的一条重要支流,完颜氏女真部落可以借助水运通航这个黑龙江水系,开阔的平原也提供了便捷的陆路交通,女真人可以由此北通各野人女真部落,南联契丹各州,战略地理位置极其优越。另外,安出虎水流经地域土地肥沃,适宜农耕,绥可教民“种植五谷”。后世享誉全国的五常大米就是借助了当地良好的土壤与水资源条件。据洪皓的《松漠纪闻》载:“居混同江(黑龙江上游松花江)之南者谓之熟女真,以其服属契丹也,江之北为生女真,亦臣于契丹。完颜部处在松花江沿岸,虽然位于江南,但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熟女真(纳入辽国户籍管辖),恰好位于辽国边境军镇防御系统与东北女真部落密集分布区的中心点上。这种优势的军政地理区位使得女真人可以一方面通过向辽朝获取职官来获得政治经济利益,同时可以居中成为了辽朝与各女真部落之间的朝贡管理枢纽。图/辽代女线世纪上半叶,完颜部建立了部落联盟,完颜乌古乃(景祖)任联盟长,称都勃极烈。自白山、耶悔、统门、耶懒、土骨论之属,以至五国之长皆听命。这些被役属的诸部,大致在阿什河去往高丽的交通路上,以及东部沿海,松花江下游。当时的乌古乃设计诱捕反叛辽朝的五国部女真人拔乙门,献于辽帝。乌古乃因此被召到辽京,授与“生女直部族节度使”。自此,乌古乃联盟得到辽国的承认,完颜部也获得了统领生女真各部的合法权益。完颜乌古乃在依靠辽国的同时非常注意与辽国的距离,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暧昧关系,既帮助辽国疏通“海东鹰路”,又极力阻止辽国军队直接进入生女真,从而为完颜部主导女真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到公元12世纪初阿骨打即位之前,以完颜部为首的部落联盟已经完成了对曷懒甸路(吉林东部与朝鲜半岛东北部)与速频路(今俄罗斯滨海边疆省)的占领,再加上金国本身所处的黑龙江中南部地



相关推荐: